补天裂

发布时间:2019-12-18 02:15:02

一、 栏杆拍遍

那年那月,沈去了云南。

是刻意的游乐?是失意后的自我放逐?抑是因为生命的平淡?关于这个,沈恐怕至死都不会说。

只知道,在云南,沈一不去热闹非凡的昆明世博会,二不去光怪陆离的西双版纳。这几年沈确是沉寂了许多,若是当初她岂有放过之理?想当年,她是那么狂热地燃烧青春。她认为,人最可悲的是莫过于碌碌无为。细数生命,竟无有可回味的东西。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沈宁愿只做一天寿命的狮子,也不做能活100天的绵羊。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所以,沈选择了轰轰烈烈。万面鼓声中,弄潮儿独向涛头立。

沈去了大理苍山。这里有大理著名的风花雪月四景之——苍山雪。这次系因缘际会,沈才得偿夙愿。苍山脚下,但见山顶积雪覆盖,积雪中露出点点苍翠。怪不得苍山又名点苍山,沈一时大悟,竟忘了身在何处。人生过客只匆匆。在山顶望去,只见层层白云缠绕,似一条白玉带,锁住了苍山十九峰,这便是著名的“玉带锁苍山”。沈俏立崖边,失神良久,任身边白云缭绕。

这一幕何曾相似?她一阵心悸,赶紧挥一挥衣袖,拂去身边白云,似要遗落心头悲哀。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彼何人哉!云雾如烟,往事也如烟。那一段往事怎堪追忆?夜夜梦回,竟不敢忆飞的音容笑貌。只深深地,深深地埋进我心深处,不敢忆那个叱咤风云令群雄侧目的淡笑。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任她栏杆拍遍,何人会,登临意?

沈悄悄落泪,嘴边却浮起个凄凉至极的微笑。这一路走来,又有几人明白个中真情?寂寞早已深入骨髓。

二 何处招归舟

那个年月啊,是沈最深的记忆。

也是在山巅上。面对着数十人的围攻阻截,那个卓然不群飘逸出尘的飞啊,竟还是噙着个淡淡的微笑,那么随意,那么不屑,却弹无虚发。那一役,飞吃亏在她的习性: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但她就真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色变的镇定么?远远望去,似乎只见到悬崖上一个淡淡的白影在白云迷漫中穿梭移动……。突然,白影疾晃,片刻后,被打散的白云聚拢来又散去,却再也不见伊人芳踪。——事后沈调查到,那次敌人似乎卯足了劲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飞干掉!因此,纵是所向披靡的飞,这一次使出浑身解数亦未能摆脱,……

志未酬,身先去,这是何等憾事!沈痛极无语。突然,她侧一侧头,似乎衣领中的传感器有了一点动静。沈立即回神,眼中的哀恸已转为冷冽,特警人员的本能立刻体现出来。就这一瞬间,却发现是自己太敏感了。

笑江湖浪迹十年游,寒剑丹心杀尽野蛮。——可是,那种肝胆俱裂啊,今生今世沈是再也不愿有第二次了。

——事已至此,无须嗟叹。为苍生而去,也算笑辞尘缘。我无憾。但随风吹去,寄一声珍重,两地洧然。

沈在山巅上,似乎听到冥冥中传来飞的声音。待她凝神,却已万籁俱寂。

回首当年,繁华如梦,梦中犹记并肩作战与豪情壮志。傲笑江湖的雄姿英发啊,曾几何时竟已化作了清烟一阵。空笑那一杯痴心愁绪,极力想挽留什么,旧梦上心头,百般滋味,欲说还休,只有独上高楼。冷看这流水悠悠从冬流到夏啊,又有谁能将它片刻挽留?花已飘零春也逝,空留一人在尘世中感怀。把剑凄然望,何处招归舟?

归去也,沉醉卧烟霞。

沈沉寂了许多年。毕竟,往事沧桑,怎堪回首?恍惚中又见那万紫千红时。可见她内心深处,依旧热血沸腾。

往日信念怎能说弃就弃?

三 金戈铁马

春去春回,花谢花开,转眼春秋几度。可是,光阴易逝,那刻骨铭心事,欲忘怎忘?虽然傲笑依旧,风云依旧。

花谢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到也,人去了归期何日?唉,化鹤如今归去,悲欢旧业付谁?

现实中魔影飞舞,舞出形形色色的威吓与诱惑。面对邪魔如山般的压力,面对邪魔七情六欲的诱惑,她似乎依旧无路可退。可是,这无人理解的寂寞,岂非太过苦涩?

什么是刹那?什么是永恒?她心中早已不再问。

顾不得明日天涯路远,沙场月冷,顾不得花已凋零,只遗寥寥。愿只愿:拼却一醉,醉看风云起:纵情一笑,笑望烽烟斗。

那么,昔日的肝胆俱裂,今日的寂天寞地,都可化云烟!

心一动念间,许多人和事从心头掠过,印象最深的竟还是那个藐视群雄的淡笑。想来飞也只有无悔二字吧,沈这么想着。只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是否也有高处不胜寒?……

突然,颈侧又一次震动起来。沈知道,属于她放浪形骸的时候结束了。毕竟,此身已非己身,肩负重担,岂容肆意妄为?飘零惯,金戈铁马,拼葬荒丘!一生痴梦,托付天地收。

再回首,望一眼因缘际会的苍山雪,沈悄悄的走了。看试手,补天裂!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
  •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