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寄黄泉

发布时间:2019-12-18 03:15:02

评梅

陶然亭的芦花依旧漫飞胜雪,合葬的青冢吟唱出今朝的梁祝。我只见天地白茫茫,我只见你的倩影又孤独地飘在雪地上。四边的静寂中,只听见你低语:“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的坟头,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又听见你悲呼:“君宇,我来了。”

评梅,今日你已随君宇而去,在黄泉下静享你们生死不渝的爱恋。你可知,当我翻开你的文集,与你的哀愁同悲,愿穷此一生将你反复吟哦的时候,多想站在你的面前,也对你说一句:“评梅,我来了。”

评梅,你蛱蝶般的彩衣,你梨花般的姿容,你出尘的气质,为何今日已不复存在?伴月长吟,纵情痛饮的情景,为何今日已然失落?午夜梦回,燃一盏孤灯拥衾而坐,不知数十年前一样的凄风苦雨,你是怎样地和泪执笔,写下那曲曲“梦回寂寂残灯后,肠断心碎泪成冰”的绝唱。生前拘于素志而拒绝了君宇之爱的你,在他辞世后,却用满腔的爱与悔写下一篇篇寄往黄泉的哀叹:我不杀伯仁,伯仁终因我而亡。面对红枫,面对象牙戒指,面对梅窠,你的红颜日益憔悴。你恣情痛哭于漫漫长夜,却在人前咽泪装欢;你早愿将病躯连同碎心放入君宇孤冢,却不忍让母亲惨遭丧女之痛。你流连于陶然亭畔,徘徊于君宇墓前,辗转于生死欢愁之间,任刻骨伤痛日夜侵蚀,直至诬赖病魔将你带离人间。你的挚友:小鹿、玉薇、海滨故人……她们遵从你生前的意愿,将你葬于君宇身畔,让你终于与君宇时刻相伴。

评梅,我何其无缘晚了你半个多世纪才来到这纷扰的人间,然我又何其幸能读你遗落人间的心音。何其幸能见你的小照,照上的你,典雅美丽脱俗得一如我想,眉宇间淡淡的哀愁与痴迷轻抹出你一生的辛酸。

评梅,如果时空得以交错,可否让我面对你,相对着静听那簌簌的落雪,静观那溢彩的波微,让半个世纪前后同样的孤清与落寞交织成含泪的微笑。评梅,你可愿意?

评梅,我终究是要到陶然亭去的。我愿披着那如雪的芦花,静坐在你墓前,直到天黑。你的神思可愿给我一个感应,做一次人间与黄泉的长谈?

徽因

话从哪里说起?

现在正读着她的《窗子以外》。迷恋她也有三四年了,却在现在才正式拜读她的第一本书。

认识林徽因,是在爸爸一般恩关于建筑的书上。书上有她的一张小照,温婉可人,恬淡典雅。可这样一个娇小体弱的女性,竟能拖着病体到处去研究古建筑群,并能直面那晦黯的年代。

前些时候电视上演播了《人间四月天》。我不知道周迅饰演的林徽因到底有几分相象,只是固执的一眼就喜欢上了林徽因。

不为什么,就因为她是林徽因。

徽因,知道你是夫君粮思成,诗人徐志摩,逻辑学家金岳霖的深爱。可以想见,你要有多么灿烂的光华,才能折服这些名士。

一直透过别人的眼睛来看你,看见你光彩非凡,看到你才识渊博。只到今天,收到朋友特意寄来的《窗子以外》以及一些你的诗作,才得以用自己的心来和你共语。

也要感谢我那位朋友,信末他说:“知你一直寻觅林徽因的作品,今在清华园见到,欣喜若狂,即给你寄去,以慰你心。”

三毛

ECHO,时光的间隔并不足以让我们隔世相望。你离去,在我还是小小懵童的时候。也许,是命运之神让我与你擦肩而过——ECHO,当我从你的文中爱上你的时候,你早已自己结束了一切。

ECHO,最欣赏你浪迹天涯的轻松洒脱,最欣赏你待朋友的心意。最欣赏你的那句话:不负我心!

撒哈拉里漫天的黄沙,生活中一点点的琐事,听你娓娓道来,翻腾的海中涌突的波浪里最终埋葬你的荷西。在一次次痛定思痛的顿悟中,你从《稻草人手记》中的顽皮调侃到《梦里花落知多少》的平静清淡,写出了真正的乐天与豁达。

有许多人批评你信善而不真实。但我不屑去追究你的本来面目,不屑去考证生活中的陈平是否真如ECHO一般浪漫而美丽。我总这样想:只要你用妙笔为我们营造出了一个童话般的天堂,涂抹出满怀纯真的梦想,那又何必去管你是否真的这样生活过。

ECHO,你的离去,固然令我惋惜永远无法亲眼见你,但我从不为你悲哀。当你为我们留下了全部传奇后,生死就该由你自己选择了。

不负我心,不是吗?

ECHO,也许将来去了台湾,我也会在你的墓前为你献一束灿烂的向日葵,但我绝不会在那儿流连。我懂,墓中埋葬的只是你肉体的躯壳,你的精灵却一直欢笑着游戏在我身边。

ECHO,我用微笑纪念你。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
  •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