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的向往

发布时间:2019-08-27 13:25:02

希望总是在埋到土壤后盼望生根、发芽,然后长成参天大树,收获满眼的绿。

走在林荫路上,总喜欢仰望那摇曳的树枝,聆听树语,那窃窃的私语是绿叶的轻莺,即使在冬日里没有了绿叶的衬托,树干依然挺拔向上,穹劲有力,每一枝都孕育着绿色的生机,偶而银妆素裹亦婀娜多姿。

或许只有植过树的人才会有如此的感慨,生添几分多情。

对植树的记忆要追溯到小学那段无忧的时光。每到植树的季节老师领着全班学生到一个很远很远的荒地去种树,那个年代没有自行车,全靠步行,于是浩浩荡荡的队伍行进在植树的路上。那时锹比人高,树比人瘦,心情比哪一时刻都好,挖坑、埋树、灌水,反复了不知多少次,然后绕着一棵棵树转,心里默念着:“你要好好的长,跟我一起长大。”总以为种下的树苗,一定会长成参天的大树,那绿色的希望在心中漫漫升腾,眼前仿佛看到了繁茂的枝叶随风摆动。后来,我并没有再去看那些树,当我有机会再到那个地方时,那些树已被淹没在高楼下。

再次与树结缘是我参加工作后担任团支部书记,植树成了团支部的一项活动,每到植树节都要带领团员植树,植过多少树,在记忆中没有了更多的印象,但唯有一次让我久久难以忘怀。

那是个小雨菲菲的日子,我带领车间全体团员到刚刚建成的家属区植树,分配给我们的植树段刚好是进楼区的路边。这是一段显要的位置,而且这是一段难啃的地段,每一个要挖坑的地方都是乱石成堆,挖了半天除了砖头石块根本挖不到土地。雨越下越大,风也刮得急起来,鞋底粘着厚厚的泥,树苗可怜地躺在路边,似一个被丢弃的孩子,团员们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淋透,别的支部都已经很快裁好树撤离,只有我们还在风雨中挖着难挖的树坑,有的团员想放弃,但我依然坚持要冒雨把树苗裁上,不然就很难成活。我带头冒雨抠砖头,挖坑,团员们被感动了,他们也放下手中的伞拿起锹卖力地挖起来。雨还在不停地下,风越来越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想把树立起填上土不是件容易的事,每种上一棵都费了好大的力气,但每一棵挺立风中的树苗都给了我们极大的鼓励。就这样,我们终于战胜了风雨,分配给我们支部的树也都在风雨中傲立,尽管它们还没有挺拔的腰身,但却经历了风雨,更加得到锻炼的是一个团结向上的集体。

那一次植树尽管我们的路段是最艰难的,但只有我们支部种的树成活率达到100%。多年以后,我也生活在那个小区,每每傍晚与爱人、孩子漫步到那里,我都会很自豪地跟他们爷儿俩说,这排树是我们支部种的。

从种树的那刻起,树就成了我永远绿色的向往。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
  •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