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为何被拒绝

发布时间:2019-12-30 12:10:01

“希望工程”是由公众爱心和社会责任感催生的一项慈善事业。 十几年来为发展贫困地区基础教育事业,解决贫困家庭适龄儿童失学问题,无数可敬的人献出了慈爱之心,使成千上万的贫困孩子迈进了小学、中学、大学的门槛,并使许多被资助的学子成为硕士、博士。这是何等公德无量的善举!

然而,在这项慈善事业不断推进和发展的进程中,许多贫困生对充满爱心和善意的资助却大声说:“不!” 广州一个贫困家庭的女大学生,性格十分好强,坚决不去申请资助,最后在母亲的痛哭哀求下才被迫去申请资助。 著名的“大眼睛”姑娘苏明娟,在“希望工程”的资助下,一步一步地迈进了大学的殿堂。去年10月12日,她致信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诚恳地提出要退出希望工程对自己的援助计划。苏明娟在信中写道:“多年来,我受希望工程的关怀和帮助,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进入大学后,我应当学会自立自强,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完成学业。而这笔捐助款应当用到更需要它的贫困学生身上。”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拒绝了苏明娟的请求,并在回信中表示,将一如既往地向她提供援助,直到她毕业后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为止。虽然如此,舆论仍为之哗然。许多媒体还是纷纷提出质疑,说苏明娟退出资助是另有原因、隐情,热热闹闹地炒作了一番。

我们没理由怀疑苏明娟的真诚。但是许多贫困生为何拒绝资助实在令人深思。“希望工程”需要舆论的宣传、引导,因而媒体的介入也是必然。可是关于“希望工程”的大量报道所产生的社会效应又是如何呢?报道苏明娟的大量文章极富典型意义。

有一篇报道中写了这样几句话:

“因为苏明娟上大学后参加了一些国内演出活动,加上媒体过多的采访,影响了她正常的学习,她本人也害怕耽误课程而给她造成压力。所以现在学校出面,尽可能地回绝她的演出活动,对记者的采访需由安徽大学宣传部批准、征得本人同意后才能进行。

“上个月,国内某城市邀请苏明娟去参加一个公益性演出,本来说好的是一天时间,但主办方却硬留苏明娟多呆了两天,苏明娟当时一再请求想回学校上课,但终未能如愿。

“苏明娟在电话那边(记者与苏明娟通话。本文作者注)几乎用乞求的语气说,实在没什么说的,能不能不接受采访,并对记者表示歉意。记者也完全能够理解苏明娟的苦衷,因为频繁的社会活动及采访对于一个只有19岁的小姑娘来说的确是难以承受之重。

“苏明娟生活方面很会约束自己,她用的洗发水、香皂、牙膏等都是买最便宜的,床上除了放着几十本书外,惟一的装饰品是同学送她的一个中国结。吃饭就更节约了,她每次去食堂只买5角一份的蔬菜,再买2角饭,7角钱就是一顿饭了,从来不去光顾卖小炒的窗口。大家劝她别这样对待自己,她每次都不吭声,还是照样吃7角的饭。”

另一位记者挖空心思地到学校采访苏明娟未果,在食堂偶遇苏明娟,遭到拒绝后,这样写道:

“我彻底失败了,但还强做欢笑的说,对不起,打扰了。苏,无语。苏明娟和两位男士准备离开,我想,你不愿接受记者采访,但为人的礼貌总该有吧,如果此时,你对我说声再见,我还是会谅解你刚才说话的语气。但,我又错了,苏扬长而去。

恶狠狠的吃完铁板牛肉饭后,我是笑着走出学校的,因为我看到了苏明娟。”

看了前一篇中的四句已让人们感觉到,苏明娟承受着多么沉重的心理负荷!而最后这位记者的文字,就不仅仅是指责吧!试想,那些贫困学生看了这样的报道后有何感受呢?凡捐助“希望工程”的个人和团体绝大多数是自愿献出他们的拳拳之心。许多人并不富裕,献出了自己的血汗钱,却不留名,不图报。然而,这片赤诚的爱心,却在被一些人有意或无意地玷污了。一些媒体虽然出于宣传“希望工程”的良好用心,但无意中却造成了负面的社会效应。而有的人和一些团体社会责任感错位,打着各种各样的旗号迫使他们做自己的代言人,甚至是别有用心地刻意要求他们“知恩图报”,动辄侵犯他人的尊严、人权,导致许多贫困生的隐私被公开,正常的学习时间不能保证,其家庭经常受到各种干扰,搞得贫困生在社会上挺不起脊梁,自我感到被“希望工程”资助是接受一种同情和怜悯,是一笔永远无法偿还的债务!

“希望工程”是爱的奉献。这里面只有真诚、纯洁,没有同情、怜悯。贫困生拒绝“希望工程”资助的举动,也对各项慈善事业提出了挑战。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才会让贫困生拒绝爱心之类的尴尬不再重演。这已经成为一个全社会都必须关注的问题。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
  •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