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中国文人

发布时间:2019-08-27 13:05:02

有的人为写作而写作,有的人为谋一晚饭吃而写作,有的人为拍当权者的马屁而写作,有的人则纯粹为一定的社会责任和使命感而真心诚意勤勤恳恳地写作着,等等。总之,凡专业写作之人,首要的,都始终脱离不了为谋一晚饭吃为籍口。说来这不免就有一些耍伎俩玩手段的尴尬和难堪,但就是都不敢堂堂正正堂而皇之地公然有所为之,或直截了当理直气壮地自称自己专门就是为了这个的。

当然,如果为了谋生,这固然必须而又必要,是必不可少的,也未尚不可。但是,为了谋生,便把写作变成垃圾,似乎就令人太痛心和太不可思意了。

在中国新文化运动时期,在以鲁迅为代表的写作群体中,他们固然也没有脱离先谋一口饭吃的。但他们主要的风骨和核心,则是为了寻求社会的真理,推进社会进步的变革以及良性化的健康向前发展。所以,他们那时候的写作者,便都比较义愤填膺,群情激昂,对现实中存在的一些弊端很愤然。固然,由于鲁迅先生等人敢说真话,敢于直面人生针砭时弊,故便在中国历史上积累下了丰厚而又宝贵的文化遗产,并且这种精神还一直被延续甚至发扬光大着。

如今,毕竟在大一统的政治环境下,当然,这样也未尚不好,因为国家毕竟稳定太平,大多数人民才能真正过上幸福安乐的生活。

但是,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大一统中目前所存在的许多不足和疏漏,便往往叫某些浑水摸鱼的人乘机钻了空子,而利用权势,给写作人套上了许多不必要也是非人道的枷锁和禁锢,于是,那些稍有才气和良知的许多写作者便都没了丝毫激情和灵感了,或者即使有,不是受到这样或那样的限制而夭折或流产了,就是偶然也出来一些比较新奇的好东西,便变得极其单调、简陋、陈腐、乏味,甚至极其庸俗不堪了。

如今,不是中国没有纯粹为社会责任和使命写作的人,而是他们很难有说真话的地方和良好的平台,或者即使有,也在某个偏僻狭小的角落里隐藏或者呻吟着,而总是不为世人所广泛知晓和认同,因而便艰难取得国民的大多数赏识、回应或认可。

比如这纯文学吧,原来,由于所侧重从事的行业和专业不同,我还孤陋寡闻坐井观天着,所以,我当时竟然很天真地认为,中国现在没有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而实际上,经过我这一段时间的深入了解,我发现,中国土生土长的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还是不少的。

为什么它们始终不为广大人民所知晓呢?其根本原因就是,发表它们的地方太过偏狭了,当然,也不可能在我们今天这样的社会,它能比某些极其庸俗的政治声音更大。何况,我们的政府好像还千方百计地一而再再而三地限制和阻挠着这些好东西的全面暴光或面世。

所以,应该说,今天的中国文人,都是一些可怜人。

虽然在现代的中国文坛也叫响着那么几个人的名字,但他们是为政治或为某些个人服务的,或者就干脆躲藏到纯文学的甲壳里自斟自饮孤芳自赏着,所以,他们便没有,也不可能为社会,为广大老百姓,尤其是那些处于弱势群体的人民全心全意尽职尽责地服务了,也无论他们的名字和文章叫得如何的山响,但比较明智且洞察秋毫的外国姥,尤其是那些在诺贝尔文学奖评奖委员会里担任着重要职务的外国的智慧老人们,他们是坚决不会泯了这个良心而随意认同我们中国的名人所生产出来的那类极其庸俗不堪的文化糟粕或垃圾的。因而,中国便只好一直在世界文坛里悲哀悲壮着,或总是沉默寡言着,且永远躲在文学的角落或一隅里泄气着,或者就在沉默中干脆死亡算了。

因为要谋生,又没有其他技能和特长(当然,作为一个人非常有限的人生,也不可能把各项技能穷尽了,而全部面面俱到),就只好还是靠写作,于是写作便变成了纯粹的艺术,就像画画和书法一样,仅仅供极少数的专家学者相互之间把玩和鉴赏,当然最主要的是自慰了,因为政府或企业给他们无偿提供着极其丰厚的稿酬和生活的基本保障费的,他们还会怕什么?所以,他们中便还是有很多天才的作家非常高产着。

实际上,在目前中国的所谓纯文学行业,其实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思想和意义地玩耍着一些文字的游戏的。当然,作为笔者,笔者不是不赞同这些,而是认为,如果把这种事情过于张扬或放纵了,就仿佛全民学英语一样,就只能是害民误国,也耽误了那些专才的真正前途和良好的作用。

作为中国人,无论是谁,这也许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优良传统吧,凡是中国人对事业的一律理解和追求,应该都在仕途上的,也许只有在仕途当中受活那么许多年,或者一生了,于是,这事业便自然成功了,直到临死时,也觉得非常滋润,还感觉自己很伟大,很那么像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似的,自我感觉极其良好着,也不论后人如何评价。或者即使被后人骂他个比狗屎都臭,确实在中国还遗臭万年了,这种人也都无所谓了。反正,在他活着的时候,总是滋润受活逍遥了一辈子就足够了,这便说明他们没有在这人世上白来一趟。

实际上,如果在仕途上确实很顺利很辉煌了,又有哪一位中国人真正彻底弃政从文,或弃政从商了呢?虽然现实中也有一部分这种类型的人,那是因为他们确实在仕途上没有再如意和再辉煌了,或者就是极度窝心受不了了,等等,原因应该很多。

也就是说,中国人追求仕途,就仿佛在花柳巷里寻找受活和逍遥一样,都是趋之若骛的。不过,追求仕途,毕竟比在花柳巷里来得光明正大和光明磊落一些。

于是,凡是在仕途上失意失宠之人,便都摇身一变,都成为中国的文人了,因为毕竟他们那么扎实地亲身经历过一些事实,所以,他们便都对官场和仕途的那些非常传统的玩艺理解极为深奥而又深刻,于是,中国的屈大夫便也接二连三地产生了。

所以,中国目前的文学,归根结底,不是真正为大众服务的。也不是智慧的老人,给老百姓和社会的管理者指明正确的道路和发展的方向的,而仅仅只是为写作而写作,为活得更滋润而写作,为某些政要而写作,等等,于是,这等垃圾便以惊人的速度生产着,所以,与其认真拜读那些精华,还是先放眼匆匆浏览一遍再说。

当然,对于笔者来说,我还是喜欢有灵魂和思想的作品,即使这作品写得很粗糙。

而谁又说中国的文坛,目前不是这样的现状呢?

2004-4-6

0755-26905144 guoyf@people.com.cn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
  • Baidu
    搜狗